征信业管理条例今起施行 专家建议人大立法规范信用

2018-09-09 16:17

原标题:征信业管理条例今起施行 专家建议人大立法规范信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曹义孙。中国网 陈维松 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曹义孙。中国网 陈维松 摄

中国网3月15日讯(记者 陈维松)《征信业管理条例》今起开始施行。本网近期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曹义孙,对该条例规定的征信主体、保存期限以及信用法律体系等问题进行深度解读。

2013年1月2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公布《征信业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3年3月15日起施行。条例适用于在中国境内从事个人或企业信用信息的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的征信业务及相关活动。规范的对象主要是征信机构的业务活动及对征信机构的监督管理。国务院法制办、人民银行负责人表示,在征信业务活动中切实保护个人信息安全问题上,条例主要规定,严格规范个人征信业务规则,明确规定禁止和限制征信机构采集的个人信息,明确规定个人对本人信息享有查询、异议和投诉等权利,严格法律责任。

保存期限

立法规定企业违约信息保存期限

条例将个人不良信用信息的保存期限设定为5年。曹义孙表示,对此问题社会和学界确有争议。他认为,这个时限设定符合中国国情,给予个人信用信息较短的保存时限,以便个人能在今后去除信用污点,开启新的信用记录。

国际上一般都对个人不良信息设定保存时限,但期限并不相同。如英国规定保留6年;韩国规定保留5年;美国规定,个人破产信息保留10年,其他负面信息保留7年,15万美元以上的负面信息不受保存期限限制。中国香港地区的规定是,个人破产信息保留8年,败诉信息保留7年。

关于个人信用信息的保存时限问题,曹义孙建议,个人的正面信息与负面信息保存时限应有不同的规定,不同种类的负面信息也应规定不同的保存时限。

曹义孙指出,条例只对个人信用信息保存时限作出了规定,而对企业信用信息的保存时限则没有涉及,不知是立法时的遗漏还是其他原因。

关于企业信用信息的保存时限问题,曹义孙建议,应对企业的违约信息保存时限也作出规定,其中不同种类的失信记录保存时限可以作出不同的规定。

征信主体

国家应另设一个独立机构

关于征信机构的设置,世界各国的体制不同。美国的征信主体是私人部门设立的商业征信公司,欧洲的征信主体是中央信贷管理机构,日本个人信用征信系统由日本银行协会所属的个人信用信息中心负责。

曹义孙表示,目前中国的情况是,中国人民银行已设立了一个征信服务中心,条例中称之为“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全国相关的金融机构都向这个机构报送企业和个人的信贷信息,并为相关机构的信息查询提供服务;同时各大城市已出现不少从事信用信息征集的信用中介机构。

曹义孙认为,在信用体系建立的初期,宜采用欧洲模式,以后逐步向美国模式过渡。如果采用欧洲模式,国家的信用信息中心是设在已有一定基础的中国人民银行,还是另设一个机构。两者各有利弊。

曹义孙认为,人民银行的征信服务中心只能收集信贷信息,而这只是信用信息的一部分。为了更全面地征集信用信息,国家应另设一个独立的机构,这个机构应直接隶属于国务院。

信用立法

建议全国人大立法规范信用信息

对于信用立法,曹义孙表示,国务院的《征信业管理条例》属于行政法规;相关部委如人民银行等也颁布了与其业务相关的部门规章;部分省市也制定了本地区的地方性法规或地方政府规章。

据曹义孙介绍,目前已有22个地方政府制定了企业信用信息征集、发布及适用的条例或管理办法;3个省级政府及深圳市发布了个人信用信息征集等方面的管理办法;4个省级政府(其中陕西省为人大常委会)发布了同时包括企业和个人的信用信息征集等方面的地方立法。

曹义孙指出,条例只是对征信业的行为规则做出了规定。条例第五章“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规范的只是信贷类信息的采集、使用等问题,对于其他更广范围信用信息的采集、使用等,目前还缺少全国性的规范。“因此,由全国人大制定一部保障信用信息的合理公开、有效传递的法律是很有必要的。”

关于信用信息的法律体系问题,曹义孙认为,除了制定一部“信用信息法”之外,还应对保密法、商业银行法、税收征收管理法、储蓄存款管理条例、担保法、合同法、贷款通则、统计法、档案法等法律中的有关条款进行修改或重新解释,以使其符合信用信息公开的要求。

在2012年召开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上,曹义孙委员曾提交《关于加快制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用信息公开法 ,推进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提案》,并附上了共54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信用信息公开法(建议草案)》。

目前,世界上已经有70多个国家和组织制定了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法规。美国通过了一批保护个人信息的法律,如《隐私权法》、《信息保护和安全法》、《防止身份盗用法》;德国制定了《联邦数据保护法》;加拿大制定了《隐私保护法》和《个人信息保护及电子文档法案》。

曹义孙说,治理诚信缺失,当前社会各界的共识是:只有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才是治本之策。“现代社会信用体系由三个部分组成:信用信息公开机制、信用产品供求机制、失信的惩戒和守信的激励机制。其中,信用信息公开机制是社会信用体系运行的首要环节,不论是信用中介服务机构对信用信息的采集、整理还是社会对失信行为的惩戒和对守信行为的激励,其基础和前提都是信用信息的公开。现代社会保障信用信息公开的手段就是立法。因此以立法手段保障信用信息的合理公开、有效传递是社会信用体系建立的基础。”(完)

征信业管理条例今起施行 专家建议人大立法规范信用

9号彩票 9号彩票网 盛世彩票 博九彩票 pk10开奖
content0 content01 content02 content03 content04 content05 content06 content07 content08 content09 content10 content11 content12 content13 content14 content15 content16 content17 content18 content19 content20 content21 content22 content23 content24 content25